Carmenet

◆Keep on fighting, step by step◆
The most part of my dreams: London&Cambridge🌹

Achieved Goal: Tongji University

The Next
[Tsinghua·Computer Science]
Or
[Fudan·Finance]

2035-04-17
「Failed in becoming a God. 」

最近和一位曾经关系很复杂后来又近乎断交的好友从又联系上,契机竟然是我们都十分感兴趣的思考与哲学。因为顾虑原来一些说不清剪不断的错综纠结,交谈一直小心翼翼,除了形而上学,并不讨论其他的任何涉及个人的内容。随着几次交谈的逐渐深入,气氛才有所放松,也开始开一些奇妙的玩笑了。

说来也有意思,我们都互相认定对方是少有的极为有趣的人(这样来说自己真够不要脸的)。不曾问过他的想法,但就我而言,和他断开联系一直是我心里的一个非常大的遗憾。失去一个有可能互为至交,相互欣赏的精神上的好友,实在是往后再难以弥补的损失。

过去的一年里我曾数次地回想起高三时我们一起讨论过的休谟与孟德斯鸠,我讲金属摇滚而他讲硬核说唱。他给我阐述他所理解的佛教与基督教之间的相似与联系——他所分别信仰与深有研究的两个宗教。我看他练字,背诗,试图阐述理论物理与哲学之间位于本源上的关联,间或讨论起莎士比亚与浮士德。

实在是一个颇为有趣的人,这样的人遇之即是幸运。而更有幸的是这样的好友失而复得,大概也是上帝待我有恩吧。

大概我骨子里还是个怪异的人,越是这种唯特定人才能相互理解的梗,越是让我深感兴奋与喜悦。暗喻与双关语,从来都让我沉迷。我想要是可以,我大概会和每个至交的友人创造出一整套完整的双关语体系,然后每天自娱自乐自在逍遥(……)。

截图内容是今天聊到比较放开了,一点小小的玩笑。大概是太久没有人能这么get到我这些冷门生僻的点了,从来不发截图的我竟然忍不住当做配图发上来了(……)。

唉,不得不说自从谈了个恋爱,越来越少女了。之前的背景一直都是一张异化的刺客信条象征物,结果现在变成这种全身上下粉扑扑的的界面,准备发截图了才觉得看得我真是老脸一红啊(……)。唉,真是羞愧。

2017-03-28
南贺

评论
热度 ( 1 )

© Carmenet | Powered by LOFTER